首页 > 新闻资讯 > 资讯详情页
遭索赔2000万!只因注册错商标类别?
来源:裕阳IP 2019-07-10 01:22:32 阅读(465)
摘要:遭索赔2000万!只因注册错商标类别?


因为喝酒谁付钱而打起架的事情屡见不鲜,让人哭笑不得。现如今,AA制成为年轻人最受欢迎的方式,既避免了“打架”的风险,又让每个人的表现都恰到好处。但人工计算也要时间,于是机器计算的“轻松筹”便应运而生。


轻松筹是一种基于社交圈的筹款工具,然而居然有两家公司都做这样的产品,并且名字相同,还都注册了商标,于是两家公司就商标问题闹上了法院,商标类别成了关键!


双方都有“轻松筹”商标?


2014年9月,上海追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追梦公司)推出一款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筹款工具“轻松筹”,在该平台上可以发起一般项目或者吃喝玩乐项目,聚会AA、购物拼单等均可实现。



2014年11月起,追梦公司就开始申请注册“轻松筹”商标,到目前为止注册了11件,注册类别集中在35类、36类、38类、42类、44类和35类。



有商标底气足,追梦公司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轻松筹)起诉到法院。


追梦公司认为,北京轻松筹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网站、微信公众号“轻松筹”及安卓手机APP“轻松筹”上发布了大量众筹项目信息,突出使用了“轻松筹”文字,该标识与其商标相同,且其提供的服务属于追梦公司商标核定的服务范围,容易造成公众混淆,该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元。


于是双方就商标方向展开辩论。


据了解,北京轻松筹从2014年11月开始申请注册“轻松筹”商标,到目前为止共注册16件,注册类别有9类、35类、36类、38类、41类、42类、45类等。



综上整理出,追梦公司在2016年6月就成功注册了与产品相关的35类、38类、42类;而北京轻松筹在2016年7月21日成功注册了第36类“轻松筹”商标。


第三十五类:广告,实业经营,实业管理,办公事务;


第三十六类:保险,金融,货币事务,不动产事务;


第三十八类:电信;


第四十二类:科学技术服务和与之相关的研究与设计服务,工业分析与研究,计算机硬件与软件的设计与开发;



追梦公司认为北京轻松筹侵害了其商标权,但轻松筹公司认为,公司的服务仅是提供筹款平台以实现帮助发起人筹款融资的目的,不属于追梦商标核定使用服务范围。另外,该商标经过其大量使用,“轻松筹”已经与其公司建立了明确固定的联系,而追梦公司未在其注册的服务类别上使用涉案商标,因此北京轻松筹的行为不会与其提供的服务产生混淆。


也就是说,北京轻松筹认为该产品属于36类服务类别,而追梦公司注册的是35类、38类和42类,二者并没有冲突,但事实并非如此。


“轻松筹”商标到底属于哪个类别?


法院经审理认为, 被控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在文字、读音、含义、排列方式上一致,仅在字体上存在细微差别,属于近似标识。


北京轻松筹通过其经营的网站、微信公众号及APP,为众筹项目发起人公开发布包含商业类筹款项目在内的信息提供平台,该行为的本质系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包含商业类在内的筹款项目信息,目的在于通过该种媒介向公众介绍筹款项目,从而为发起人从事包括商业经营在内的活动募集资金提供帮助,属于涉案商标第35类核定服务项目中的“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服务。


北京轻松筹虽然在金融服务上注册了“轻松筹”商标,但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多处未规范使用该商标,而是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的方式进行使用;另一方面,北京轻松筹仅为发起人发布该信息提供了服务平台,并未直接从事该筹款融资事务,且其他网络用户对发起人提供资金支持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获取资金、利息回报,故提供的服务不属于其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范围,其涉案行为并非是对该商标的使用。


综上,法院认为北京轻松筹的行为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且已有相关主体对二者提供的服务实际产生了混淆,认定被告的行为侵犯了追梦公司注册的“轻松筹”文字商标在第35类服务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判令北京轻松筹公司停止侵权,赔偿追梦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58万元。


结语


商标注册是为了更好的使用,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注册“牛头不对马嘴”,那之后的情况就容易和上文说的一样了。


许多人第一次注册对商标类别不清不楚的,不懂要注册哪一个类别,也不懂注册几个类别好,针对于新手,小编建议选择正规靠谱商标代理机构,如裕阳知识产权,拥有20年知识产权服务经验,一直致力于解决客户知识产权问题,为客户提供有关商标注册、专利申请、版权登记、项目申报等一站式知识产权服务。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拨打热线400-660-3336,任何问题裕阳都可以为您解答!

裕阳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裕阳公众号,随时获取裕阳动态
相关新闻
  • 严格知识产权保护为国际化营商环境提供支撑
    不久前,前海法院发布新一批典型案例。其中,审理的腾讯音乐公司诉网易云公司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案,前海法院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在法定赔偿限额内从重判决赔偿金额,支持腾讯音乐公司合理的诉讼请求,营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此案表明前海实行最严格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保障自贸区创新驱动发展的决心。
    知识产权 | 2020-01-08 | 阅读(604)
  • 江小白商标被判无效 公司称不影响正在使用的主商标
    近日,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酒厂”)的商标争夺战有了最新进展: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年12月25日的(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书显示,终审判决驳回了江小白公司的上诉。
    商标 | 2020-01-07 | 阅读(634)
  • 1件索赔1亿元的ETC发明专利权被宣告无效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针对一起涉及“电子自动收费车载单元的太阳能供电电路”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010105622.2)的无效行政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起诉,维持原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审查决定,即宣告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
    发明专利 | 2020-01-07 | 阅读(516)
  • 中国石油与中匡石油纷争之战
    一段此“中匡石油”非彼“中国石油”的视频曾在网上热传,很多网友表示“不敢加,怕被诓”,并纷纷直呼“莆田系”防不胜防。近日,一起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再度牵扯出“中匡石油”的是是非非。
    商标 | 2020-01-06 | 阅读(420)
  • 耳机取名为“腾讯”,构成商标侵犯
    近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济南中院)就腾讯公司起诉深圳市小飞鱼移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飞鱼公司)、深圳市风铃动漫有限公司(下称风铃公司)、济南历下上方有电子产品经营部(下称上方有经营部)等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三被告生产、销售的“腾讯首款无线蓝牙耳机”产品侵犯了腾讯公司享有的“腾讯”文字与“腾讯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在产品宣传中不得使用“腾讯”字样,在耳机产品上不得使用“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企业名称;小飞鱼公司和风铃公司需赔偿腾讯公司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元。
    商标 | 2020-01-06 | 阅读(544)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