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资讯详情页
618,来围观一下“6.18”商标
来源:裕阳IP 2019-06-18 10:45:00 阅读(544)
摘要:618,来围观一下“6.18”商标

618,一个各大电商使出浑身解数让你痛并快乐着的日子。今年的618嘉年华,比往年早了两天,八方热闹汇聚,如此盛会,商标怎能不来掺和掺和。


你可曾发誓不再剁手,但又清空了钱包和购物车;你可曾发誓早睡,但又强睁着双眼等着抢0点下单的优惠: 618,一个各大电商使出浑身解数让你痛并快乐着的日子。今年的618嘉年华,比往年早了两天,八方热闹汇聚,如此盛会,商标怎能不来掺和掺和。


618商标大赏


围绕618的商标注册可谓是花样繁多。笔者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检索系统中简单检索了“618”、“6.18”和“六一八”文字,就检索出了282件商标注册申请。



其中,京东表现尤为积极,含有“六一八”文字的商标申请共92件,有73件为京东申请。



其余“618”、“6.18”,京东也当仁不让,分别申请了95件和9件相关商标。


618商标的显著性


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当所有的电商都在把618作为年中打折季代称时,618还具有显著性吗?它还能被注册为商标吗?


就618数字本身而言,商标局对外发布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商标显著特征部分明确指出“普通形式的阿拉伯数字”属于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注册为商标。


但如果618文字进行了设计,则标志本身则因表现形式或者与其他要素的组合而具备了显著性,如果不考虑电商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其当然可以注册为商标,比如说下面的第一件618商标:



问题在于电商相关的服务类别上,如第35类广告、商业经营上,618是否已经不具显著性?或者说,是否已经成为了通用名称?在笔者看来,答案是明确的。


一方面,618本身作为标志的识别性就很弱;另一方面,618目前显然已被广大的商家和消费者作为年中购物狂欢日,难以说其还能够发挥识别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功能。商标虽是独占性的权利,但其独占性不应侵犯公共领域,也即618作为日期不能为任何商家垄断。


618商标的专用权保护范围


当然,虽然笔者认为618在与电商有关的服务上不具备显著性,但并不意味着618商标不能获得注册,不能获得商标专用权的保护。


这首先是因为目前商标主管机关目前尚未在商标审查之中认定618在电商相关服务上属于通用名称,即使是简单的“618”仍可以通过初步审定(双11亦然)。


其次,即便商标主管机关认定618已经成为通用名称,也不妨碍具有独特设计性的618(已经成为图形)或者和其他文字组合的618 获得注册,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保护不及于618文字本身。


并且,在618商标已经获得注册后,无论是否承认,在存续期间,相关商标都享有专用权的保护,专用权人理论上对商标享有独占的权利,排斥他人使用。


来源:IPRdaily中文网(iprdaily.cn)

作者:郑楠

裕阳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裕阳公众号,随时获取裕阳动态
相关新闻
  • 关注无形资产,跌落神坛的孙正义还有一条融资渠道
    日本首富孙正义最近几年已经从神坛跌落。尽管在最近胡润公布的《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显示,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CEO孙正义仍以135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榜单第50名,但是其超过半数的股票已经被抵押用于融资。
    孙正义 融资 | 2020-04-16 | 阅读(242)
  • 直播风口下,你的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要准备什么?
    直播带货对于淘宝用户来说并不是新鲜事物。淘宝直播2016年4月上线,但其真正出圈,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还是要等到李佳琦成为网红人物。正是因为李佳琦的爆红,让更多网络用户和更多商家了解到了直播带货这种方法。
    知识产权 直播 | 2020-04-13 | 阅读(475)
  • 22亿财务造假引爆后,瑞幸商标会估值几何?
    瑞幸咖啡,这家长期以来备受争议的公司,以自爆的方式使股价一度暴跌了90%。4月2日,瑞幸发布公告,公司独立特别委员会调查发现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伪造交易价值大约22亿元人民币。
    瑞幸 商标 | 2020-04-13 | 阅读(1036)
  • 严格知识产权保护为国际化营商环境提供支撑
    不久前,前海法院发布新一批典型案例。其中,审理的腾讯音乐公司诉网易云公司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案,前海法院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在法定赔偿限额内从重判决赔偿金额,支持腾讯音乐公司合理的诉讼请求,营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此案表明前海实行最严格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保障自贸区创新驱动发展的决心。
    知识产权 | 2020-01-08 | 阅读(913)
  • 江小白商标被判无效 公司称不影响正在使用的主商标
    近日,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酒厂”)的商标争夺战有了最新进展: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年12月25日的(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书显示,终审判决驳回了江小白公司的上诉。
    商标 | 2020-01-07 | 阅读(941)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