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资讯详情页
上海语文课本"外婆"改成"姥姥"侵权吗
来源:知产库IPcode 2018-06-22 10:31:50 阅读(1318)
摘要:昨天(20日),微博网友@鋼筆様子爆料称,上海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文第24课《打碗碗花》 (李天芳著散文),原文中的“外婆”全部被改成了“姥姥”。

一、事情的起因:

昨天(20日),微博网友@鋼筆様子爆料称,上海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文第24课《打碗碗花》 (李天芳著散文),原文中的“外婆”全部被改成了“姥姥”。

《打碗碗花》课文

搜索课文原文可以发现,作者文章中写的全篇都是“外婆”:

《打碗碗花》百度百科中的原文内容

网友@白兔老爸晒出女儿7年前的课本,那时候还是“外婆”,并没有做改动:

《打碗碗花》7年前的课文

那么,为什么要把“外婆”改成“姥姥”呢?

有网友找出了去年上海市教委针对这一问题的答复,上海教委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外公”属于方言。

上海市教委对此的答复

这篇课文出自《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课本(沪教版)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试用本)教材。

二、不同的叫法:

或许大致以黄河为分界线,外祖父母就有不同叫法了:

黄河以南官话大多称外祖父母为外公、外婆(或其谐音);

黄河以北官话大多称外祖父母为姥爷、姥姥/姥娘;

其中洛阳南阳一带称外祖父母为魏爷、魏婆(曹魏与汉帝的故事);

四川多数地方称称外祖父母为家公、家婆;

粤语称外祖父母为公公、婆婆或阿公、阿婆;

闽南语不论是祖父母还是外祖父母都称阿公(a-gong)、阿嬷(阿妈/a-ma)(外祖父母也可较专一地称外公(ggua-gong)、外嬷(ggua-ma);

。。。。。。

欢迎更正补充

三、课文“外婆”统一改为“姥姥”是否侵权:

上海小学二年级语文第24课《打碗碗花》 将文内“外婆”统一改为“姥姥”是否涉嫌侵权呢?

按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教材使用作品是有一定特权的,但这个特权不是无限制的:

1.修改权:

我国《著作权法》第23条:

为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和国家教育规划而编写出版教科书,除作者事先声明不许使用的外,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在教科书中汇编已经发表的作品片段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音乐作品或者单幅的美术作品、摄影作品,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前款规定适用于对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的限制。

把“外婆”改成“姥姥”,显然侵犯了作者的修改权!

除了修改权就没别的了吗,作者还有一项权利:

2.保护作品完整权

我们认为这一修改同时也侵犯了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修改,是对作品内容作局部的变更以及文字、用语的修正。

而“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仅仅一个称谓的变化,是否真的严重到了使作品受到歪曲、篡改的程度呢?

“姥姥”和“外婆”,固然是近义词,所指的亲属关系是相同的。但这种相同放在学术文章里或许成立(严格来说学术文章里应该使用书面语“外祖母”)。

3.文学作品的意境和风格

《打碗碗花》是一篇文学作品,文学作品要讲究文学性,文学的意境、韵味、情感,作者的风格,等等。

就像鲁迅的文章,固然是用当年的国语写成,但时不时来点绍兴话,别有味道,再如沈从文作品中的湘西话等。

《打碗碗花》又有其特殊性:

作者李天芳是土生土长的陕西西安人,根据核实,陕西对于外祖父母的主要称呼为“外爷外婆”,不排除西安市区有其他称呼,对应的,陕西称呼“祖母”为“婆”,以和外婆区分,作者李天芳在写作的时候选择使用了“外婆”这一称呼而不是其他。

上海似乎都是称“外婆”的,上海本地的语文课本却硬生生地改成了“姥姥”...

“外婆”改成“姥姥”,表面上虽仅是称谓的不同,但文章意境已变,少了几分雅致...

综上,《打碗碗花》一文“外婆”改成“姥姥”这一修改,既侵犯了作者的修改权,又侵犯了作者的保护作者完整权。

但是作者会不会去维权甚至主动出具授权,就不得而知了......

裕阳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裕阳公众号,随时获取裕阳动态
相关新闻
  • 品牌频频遭遇“山寨”,春节变“假”期?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过后,鼠年春节进入倒计时,各路商家纷纷展开促销攻势,抢滩布局节假日市场。每逢春节等假期,都是市场活跃、消费需求旺盛、市场竞争激烈的时期,同时也是各类商标侵权假冒行为多发易发期。
    山寨品牌 | 2020-01-13 | 阅读(591)
  • 中国音乐产业:合作转型中实现更多音乐价值释放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将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参投法国传媒集团维旺迪旗下环球音乐集团少量股权。据了解,此举旨在为用户提供更多优质内容与体验,未来双方将共同推进中国音乐娱乐市场的发展。
    版权 | 2020-01-02 | 阅读(616)
  • 技术与生活相遇,AI是否能“作品”版权?
    技术与生活相遇,并不发生在“某项科研成果问世”这类新闻消息中。只有当技术找到了进入生活场景的具体方式,我们才会真切感受到其改变生活的巨大威力。这往往又是一种熟悉与陌生交织的复杂情感。熟悉之处在于,技术应用的诸多表现,如智能家居、AI作诗,大都还没有跳出日常生活的范畴,更多时候,是一种体验和效率的升级。
    作品版权 | 2019-12-25 | 阅读(513)
  • 视频“刷量”行为实为侵权
    近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公司)诉杭州飞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飞益公司)、吕某、胡某不正当竞争侵权纠纷案,维持一审判决,即三被告通过技术手段虚假增加爱奇艺网站视频播放数据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需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
    知识产权 | 2019-12-23 | 阅读(500)
  • 著作权归属是慕课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也被称为慕课,是一种以信息网络技术为支撑,主要面向公众提供免费在线课程的新型教育模式。从2012年发展至今,我国慕课数量激增,但其仍面临着权属不清晰、使用他人教学作品易构成侵权等著作权风险,亟待得到重视和解决。
    著作权 | 2019-12-18 | 阅读(503)
热门产品